遥临

任意东西

bretty:

真的………看看就是完全傻白甜(doubi)的人生啊…………

我素一只上等蕉:

妈呀!我笑炸了!😂😂😂
但是还是最喜欢一句:陈伟霆,像挖掘机一样毁掉我所有的审美和原则,破坏力太强!还没有办法不喜欢!
陈伟霆!!我是决定要爱一辈子的!

橙尘城:

咔咔咔,终于画完了,银杏画的我脑仁都在抽搐……扫描仪貌似有点色差,先放个小图~

越苏越本《远行客》还差三四张就可以截稿啦!【虽然拖稿的也是我,求不要打我QAQ

阿翔的体重一直是个谜……当然少侠的承重能力……更是匪夷所思~

给师兄写情书的屠苏和等待传送的阿翔,咳咳,跟上一张是一对~

橙尘城:

迟到的七夕贺图,并没有什么意味,依然是本子里的图,另一半屠苏还是个线稿,恩……对……每错……我拖稿来着……

翔爷带来了远方某人的情书,请掌门笑纳~

卡图卡到最后还是没进步sad

好美啊

一只咸鱼威:

翻出了古网寒假测试的截图
美美哒
希望这测再接再厉啦
٩̋(•͈ω•͈)و

IcHTHvv:

求科普!!
首页的哪位仙女知道这条微博讲了什么??原博已经被删了,大概是跨年那天晚上后台发生的糖ε-(´∀`; )真的很想知道!!谢谢!!


占tag抱歉 侵权删

一个脑洞

师兄其实是下界渡劫的仙人。

渡完劫(记忆是必须要被抹去的)之后,当着师兄的面,仙家们都心照不宣地不提他渡劫的事。但背地里肯定要八卦一下啊←_←

师兄自己是一种“既然已经过去就不必再提”的想法,所以也不多加理会那些事。不过,机缘巧合之下和师尊结识了。两人是君子之交淡如水,师兄只当多了一知己,但师尊心里却是五味杂陈。

九百年过去,师兄到极北之地出差,没想到碰到了师尊。问及缘由,师尊反问到,是否还记得自己曾说有两名徒弟的事情。说今次正是为了自己的小徒弟而来,寻那辟邪之骨。师兄说天帝派自己来,也是为助一名女子取得辟邪之骨,又感慨到“你那小徒弟确实担得起你这样一位好师尊”。师尊心里也不好受,心想:你们师兄弟啊!

然后两人遇见了晴雪(师尊其实是应晴雪之邀而来),晴雪看到师兄只觉得面熟,但一时半会也想不起到底是谁,只当是师尊请来帮他们的。虽然费了一番功夫,但还是顺利拿到了辟邪之骨。师兄本来想这就回去复命了,师尊出于私心,还是出口挽留了师兄,说:“我这徒儿既得你的帮助,也该让他当面道谢一声。”晴雪这时候也想起了眼前这位仙人到底是谁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记得苏苏了,但也邀请师兄留下来,等苏苏醒来。师兄也不好再推脱,就答应了。

晴雪悄悄问师尊,苏苏师兄是怎么回事,师尊不忍,召出了红玉姐姐,让她和晴雪说。红玉姐姐说,初见时只以为大公子是徒有天墉城大弟子的名,但没想到……晴雪听了,只说,苏苏有这样一位好师兄,真是好福气。

守了一个月,苏苏依附辟邪之骨,终于成型醒来,是小孩子的形态(就不让婴儿苏苏出场了,要不然时间太长了!直接儿童苏苏吧!详见桃花乡小屠苏)师兄看见苏苏时,下意识地问,这孩子原来是不是眉间有一颗朱砂痣?然后,就自己笑笑,
说到:“大约是活得太久了,记性不好了。”

苏苏醒来之后,看见师兄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大哥哥,你的头发为什么变白了?我记得……记得是黑色的……”

半晌,师兄又问这孩子叫什么。晴雪说:“叫韩云溪……仙君……也可以称他为屠苏……”

又等了半个月,小苏苏的身子骨也养得差不多了,他们一行人就去了桃花乡。之后,基本就是带孩子日常了。师尊和师兄时不时来看看屠苏,教屠苏识字读书练剑。

后来,苏苏和晴雪离开了桃花谷,师兄也没见过他俩了。

结局大概是,苏苏记起了师兄,知道了师兄的情况之后,想着就现在这样,也挺好的。至少师兄现在是仙了,忘了自己,就不用再劳心劳力地担心自己,惦念自己。于是,单方面决定,和师兄相忘于江湖。

而师兄呢,猜出屠苏是自己当初渡劫遇到的,一个很重要的人。看到苏苏现在很快乐,自己也就满足了。

苏凯文-Kiven:

这样很霆峰,我会一直等下去。
ps:图源见水印

魅红酒染妆:

  視頻網址

  昨天上海國際電影節爵跡劇組走紅毯的時候,主持人提到了《老炮兒》。

  霆哥聽到老炮兒瞬間笑了起來,還露出小酒窩以及頻頻點頭。

  其實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糖?

  不過,大概是聽到關於他的事情就會覺得很幸福吧。

地下的M犬_不断换坑:

唔,在微博上看到的,图源水印,侵删。算是旧糖吧!祝大家521快乐啊!!!感觉电话那头一定是源源不断的心灵鸡汤hhh

肉仔仔:

我曾许诺一人,若有朝一日我当真执掌门派,执剑长老之位,定为那人而留。然此人,早已远行,杳无音信。若此人一日不归,那位子便会永远空着,直到有一天,他从远方回来。而时如逝水,永不回头。我终知晓他不会归来,你们也始终无缘一见执剑长老 “振袖拂苍云,仗剑出白雪”的御剑风姿。为师逾百年而未成仙,大约正应了那句“最上忘情,最下不及情” 情之所钟,正在我辈。这广饶天地间,顺应其心而活,便是最好,又谈何修仙。


这段话被当做是陵越多年之后的心声吐露,然而最悲伤的是,这段话只是边江为了圆粉丝们一个梦而录的一段配音。在游戏里,陵越甚至没有机会能说出这些话来。“缄默终生”才是他原本的样子。



昆仑山天墉城第十二代掌门陵越真人天纵奇才,于他治下开天墉数百年盛世之局。 


陵越一生磊落仁惠,具侠义之风,而又赏罚分明,深得人心。然其在位五十三年间,门派执剑长老之位空悬无主,直至第十三代掌门即位,始将陵越唯一亲传弟子立为执剑长老。


此一则陵越难逃非议,猜疑有之、不满有之、唏嘘有之,陵越于天墉城史册之上缄默终生,未留只字片语。


某年春日,已隐居山间的陵越倚窗静坐,于无声细雨中安然合目,满百岁而仙逝。


陵越一生磊落,无论何时都以天墉大局为重,然而在掌门任期内,他不理会猜疑非议,始终恪守承诺,未立执剑长老。面对自己的师弟,他似乎总是在“破例”。和电视剧不同的是,游戏中并没有明确交代师兄是否直接得知了屠苏散魂的事,所以他的等待,更多了一份执着。


当最后晴雪辗转世间九十年,“远方再也没有传来故人的消息”,真是整个游戏最令人唏嘘的一句话。此时,方兰生大约早已作古,小狐狸回到故土,他们的木头脸和屠苏哥哥,并没有能够回来。


而陵越,他等待过,怀念过,是否也曾后悔过,最终成为玉泱口中的“红尘中人”,带着未了的执念独自离开。


我始终……


始终……


是想给编剧寄刀片的……